一位不知名观众

光毛别搞我 滚出克。

【授权转载】《观墨香粉作死有感》

月下黑白乱纷纷:

戊戌九月夏交秋,蜚短烁金蔽日头。
旧浪未伏腾新浪,泼泼溅溅荡浊流。
西山暮色黯天地,差池乱目戚施走。
闪闪似星定睛辨,极浦枯树鬼火幽。
鸱鸮险击桃李坠,獐狈已折花信掊。
香堂笙歌充病耳,墨印腥血岂可嗅?
蛇蝎粉头毒蛰吐,虎狼谣棍食人肉。
言清行浊恬两面,教猱升木独一手。
昔者直言拒屈从,指弊却结恶仇雠。
今朝再起痡瘏事,翻黄倒皂牙爪丑。
巴陵滂沱雨千嶂,键盘嘈呶逞白口。
呼号还欲摧霜叶,詈夷为跖功为仇。
吉凶佑祸悬未定,磨搅讹绷蔑不休。
狼藉臭名关天重,草菅人命更蒙瞍。
欺心昧良吮痈痔,口业翻脸抛脑后。
空谈风月捧铜臭,败类斯文不如狗!
魔道走尸传狂病,天官赐垢养毒瘤。
所向披靡皆正道,信徒战死是节守。
群妖乱舞瞠人目,麻木不仁寡耻羞。
不理善恶唯护秀,铁石心肠难再有。
破铜烂铁锈桃花,死水白沫酿绿酒。
忝列原耽又拖累,驽马害群一身臭。
烂肉不割难永治,刮骨疗毒死后生。
搬砖砸脚活报应,孽力回馈自咎由。


👏👏👏给原Po鼓掌
哦对了,原Po说开放转载授权,想转哪转哪

月下黑白乱纷纷:

  谁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
  随母招摇去,似嫌狗命长。
  秀秀我家宝,异者扇耳光,
  所向皆披靡,所行即正道,
  护墨若亲娘,碰瓷百千强。
  同人木偶戏,过气张族长,
  基三素材库,天刀储备仓。
  秀秀将出道,前途无限量。
“垃圾原耽圈,不配贴墨香!”
  淡泊人前造,烟火身外飘。
  楚楚白莲朵,宛在屎中央。
  卖惨拐舆论,贼喊捉贼忙。
  上行下亦效,粉随正主样。
  一朝遭揭破,不灭反更骄。
  大论百卌张,洗白又洗脑。
  不晓清自清,浊水洗愈脏。
  资本手电筒,岂为日月光。
  商业投机巧,你秀歪打着。
  得寸复进尺,揭瓦还拆梁,
  须知孽力如溃疡,深烂则凉凉!


【注】非原创。这个是室友分享的,so上微博托Po主要了二转授权发来乐乎。给作者鼓鼓掌👏

想了想

今天郭小四和于正双修了吗:

却疴:



我最害怕的是什么呢
不是抄袭来的作品红遍半边天
不是周围冷漠甚至掺杂恶意的眼神
不是为抄袭辩解的声音
不是抄袭成为热潮
而是屠龙的勇士最终变成恶龙
他多努力的抗争着
他终于杀死恶龙
恶龙倒下了,他胜利了
他看见恶龙身下的财宝无数
闪着闪着映入他的眼睛
他一步步踏上那金山银山
他的身上渐渐长满鳞片
成为新的恶龙
人类在他人的错误上总是如此高尚
比如墨香铜臭
她或许曾也是一个对各种丑恶深恶痛绝的人吧
直到她自己也成为了这种人
那这所有便不是错误
是一种高尚
神坛上发着神的光的高尚
由着信徒虔诚的吻着她的足
她自是无比干净的
她抬起抹着昂贵香膏的手
号令她亲爱的信徒们
去吧
为我所向披靡
为我拓土开疆
于是
她再不是一个将利刃指向恶龙的骑士
她成了被供在神坛上的另一只恶龙
“你可还记得你当年的模样?
你曾是干净的少年郎”
神坛的座下
有多少血肉白骨呢
是不是其中
也有一个
叫墨香铜臭?
那具尸骨上是她最初的模样
我仍悼念那些失去初心的少年郎
即使他们早已选择遗忘


理智粉的六联问

尼国病人:

1.事情不是墨香铜臭做的,不是我做的,为什么要殃及池鱼?


因为重点从来不是你们有没有做,而是有人这么做。


2.每个圈子都有老鼠屎,凭什么就端我家这一锅?


墨香铜臭一个码字的不好好码字,魔道粉一群看文的不好好看文,共同创造了一个以墨香铜臭为中心,由未成年读者组成的有组织纪律,有行动执行,有思想指引,目无法纪的邪教,并造成了重大恶劣影响。原耽圈能有这么大影响力的,只此一家,不端你端谁。


3.为什么路人和各大“营销号”要落井下石,关他们什么事?


这件事情性质恶劣,后果严重,引起了公愤,这不叫落井下石,这叫路见不平。


4.黑粉凭什么要墨香铜臭凉,要魔道祖师凉?


要你们凉的不是黑粉,他们没这么大本事,真正要你们凉的是nc粉,是gd,是zf,其他人不过是搭了一把手,让你们继续作而已。


5.我一佛系理智粉,凭什么被人骂?


认为魔道粉丝一家亲的,那就福同享有难同当。
与魔道粉划清界限的,也骂不到你身上去。
从不下场,安静如鸡的叫读者,安静吃瓜就可以了。
不下场,没人管你,闭麦保平安,下场无路人,懂?


6.为什么这次动静这么大,因为人肉?因为违法?因为霜叶?


不不不不不,之前安然无恙,是因为你们还没踩到雷,看看这几个引人注目的词,老师,学生,未成年,邪教,恭喜,全中。你觉得zf会让这么荼毒青少年思想的东西继续嚣张吗。


对了,想让它凉得快一点的同志,大可以多提提那两位为人师表的老师,说不定会有意外惊喜🙄

【授权转载】《观墨香粉作死有感》

月下黑白乱纷纷:

戊戌九月夏交秋,蜚短烁金蔽日头。
旧浪未伏腾新浪,泼泼溅溅荡浊流。
西山暮色黯天地,差池乱目戚施走。
闪闪似星定睛辨,极浦枯树鬼火幽。
鸱鸮险击桃李坠,獐狈已折花信掊。
香堂笙歌充病耳,墨印腥血岂可嗅?
蛇蝎粉头毒蛰吐,虎狼谣棍食人肉。
言清行浊恬两面,教猱升木独一手。
昔者直言拒屈从,指弊却结恶仇雠。
今朝再起痡瘏事,翻黄倒皂牙爪丑。
巴陵滂沱雨千嶂,键盘嘈呶逞白口。
呼号还欲摧霜叶,詈夷为跖功为仇。
吉凶佑祸悬未定,磨搅讹绷蔑不休。
狼藉臭名关天重,草菅人命更蒙瞍。
欺心昧良吮痈痔,口业翻脸抛脑后。
空谈风月捧铜臭,败类斯文不如狗!
魔道走尸传狂病,天官赐垢养毒瘤。
所向披靡皆正道,信徒战死是节守。
群妖乱舞瞠人目,麻木不仁寡耻羞。
不理善恶唯护秀,铁石心肠难再有。
破铜烂铁锈桃花,死水白沫酿绿酒。
忝列原耽又拖累,驽马害群一身臭。
烂肉不割难永治,刮骨疗毒死后生。
搬砖砸脚活报应,孽力回馈自咎由。


👏👏👏给原Po鼓掌
哦对了,原Po说开放转载授权,想转哪转哪

《是谁杀死了原创者?》——致抄袭者与冷漠者

脸盆鸟——随缘随心:

《是谁杀死了原创者?》——by脸盆鸟


谁杀了原创者?


是我,抄袭者说,


用我的复制和粘贴,


我杀了原创者。


谁看见他死去?


是我,冷漠者说,


用我的冷漠,


我看着他死去。


谁取走他的血?


是我,商人说,


用我的金币,


我取走他的血。


谁为他做寿衣?


是我,法律说,


用我的法规和条文,


我会来做寿衣。


谁来为他掘墓?


是我,评判者说,


用我的嘴巴和键盘,


我将会来掘墓。


谁会来做牧师?


是我们,导演和“编剧”说,


用我们的镜头和“剧本”,


我们会来做牧师。


谁来为他记史?


是我,“成年人”说,


若我不是“心智成熟”,


我将来为他记史。


谁会来持火把?


是我,反抄袭者说,


我立刻拿来它。


我将会持火把。


谁会来当主祭?


是我,文化说,


我要哀悼挚爱,


我将会当主祭。


谁将会来抬棺?


是我,律师说,


如果愿意付款,


我就会来抬棺。


谁来为他加冕?


是我们,道德和底线说,


我们将用道德和底线铸就王冠,


我们会为他加冕。


谁来唱赞美诗?


是我,良知说,


站在良心的位置上,


我将唱赞美诗。


谁来敲丧钟?


是我,政府说,


因为我足够有力,


我来鸣响丧钟。


所以,再会了,原创者。


所有善良的人,


全都叹息哭泣,


当他们听见丧钟,


为可怜的原创者响起。


启事


告所在有关者,


这则启事通知,


下回人性法庭,


抄袭者将受审判。


————————————————————
《是谁杀死了知更鸟?》原文
谁杀了知更鸟?
是我,麻雀说,
用我的弓和箭,
我杀了知更鸟。
谁看见他死去?
是我,苍蝇说,
用我的小眼睛,
我看见他死去。
谁取走他的血?
是我,鱼说,
用我的小碟子,
我取走他的血。
谁为他做寿衣?
是我,甲虫说,
用我的针和线,
我会来做寿衣。
谁来为他掘墓?
是我,猫头鹰说,
用我的凿和铲,
我将会来掘墓。
谁会来做牧师?
是我,乌鸦说,
用我的小本子,
我会来做牧师。
谁会来当执事?(又译: 谁来为他记史?)
是我,云雀说,
若不在黑暗中,
我将会当执事。(又译:我来为他记史。)
谁会来持火把?
是我,红雀说,
我立刻拿来它。
我将会持火把。
谁会来当主祭?
是我,鸽子说,
我要哀悼挚爱,
我将会当主祭。
谁将会来抬棺?
是我,鸢说,
如果不走夜路,
我就会来抬棺。
谁来扶棺? (又译:谁来提供柩布?or谁来负责棺罩? )
是我们,鹪鹩说,
我们夫妇一起,
我们会来扶棺。(又译:我们提供柩布。or我们来负责棺罩。 )
谁来唱赞美诗?
是我,画眉说,
站在灌木丛上,
我将唱赞美诗。
谁来敲丧钟?
是我,牛说,
因为我能拉牦,
我来鸣响丧钟。
所以,再会了,知更鸟。
空中所有的鸟,
全都叹息哭泣,
当他们听见丧钟,
为可怜的知更鸟响起。
启事
告所在有关者,
这则启事通知,
下回鸟儿法庭,(又译:麻雀将受审判, )
麻雀将受审判。(又译:在下回的鸟儿法庭。)



所以记住了,是你们抄袭者啃干净了原创者的血肉来为自己织就锦绣。


所以记住了,是你们冷漠者敲断了原创者剩的骨头吸允着里面的骨髓。


所以记住了,是你们,你们自己放弃了更好的未来。

营销石锤,如果你不给他钱,那么多营销号会帮你宣传吗?这可是四月份之前的哦,可别说现在营销很正常,你家营销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